債主是自己的欠債名單(1) - (3)

2010-04-05 01:56

最近不知連上了那條外星頻道,腦袋成了漿糊狀,
手的活動追不上妄想的飛馳,姑且記錄一下,持續更新……?
(高桂及桂銀及土桂有)
(1)

「處男?怎可能,不要太少看人。」

「打仗的時候,是有一陣子天人的攻勢緩下來,除了趁機補充物資、養精蓄銳,也是會讓我們自由活動放鬆一下嘛?總之有一晚,高杉提議花點錢去花街買個女人,說要告別處男之身就是。」

「可是不知怎地,最後還是沒有買到女人,只租了一個房間。高杉說『放心,就這樣也可以破處』。」

「銀時?臉色好難看……」
「噗──難道你還是個──」

「啊,那天高杉沒有找上你一起去。所以我就說,這些事不用害羞,你自己不敢去,人家又不知道你還是處男,組團上花街也不會特意找上你啊。」

「不過高杉這人也不怎信得過。」

「哦?銀時你也認同。就是嘛,明明出門前還問我喜歡什麼類型的女人,我說喜歡人妻,最後人妻沒帶來也還罷了,還說什麼『嗯?人妻,這兒不就已經有一個嘛?哼呵呵』房間明明只有我跟他兩個人。」

「總之最後還是沒有人妻。」

「不過那晚之後我們都是大人了。」



(2)

「要,要不是假髮那笨蛋一臉興致勃勃的,我可是嫌麻煩才讓那個笨蛋嗶-啦……」抓抓自己頭頂鳥窩,坂田銀時目光游移,大叔音帶點不尷不尬:「銀桑的蛋還是很有活力哦,計數棒還是超--兇暴哦。」


身旁的桂小太郎一臉正經,托著下巴猶如沉思者。
「的確,剛剛握在手裏時很兇暴--噗呀!」

不是你的話銀桑才懶得(各方面)兇暴--啊混蛋--別給我偷笑--好欠揍!」



今天的萬事屋傳來一如平日的家暴聲一如平日的平靜日子。左手提著日用品,右手拉著神樂的志村新八改變要敲門而進的主意,轉頭就往樓下的登勢小酒館走去。



(3)

「這是什麼。」

「準備用來把幕府走狗的嗶--炸掉的炸彈。」

「喂!!」
「哼哼幸好前陣子的公務員資源增值課程中學了怎樣拆炸彈。」


桂小太郎躺在地上,上身擺著兩手交叉收在衣袖的招牌動作,皺起眉頭,一臉正直,甚至正直得叫人幾近忽視他的衣襟是被拉開的;他的右腿是抬得高高的擱在身前人肩上;也讓人忽視一大條腿從和服連接處伸出來,敞開大腿地等候拆彈的樣子有多失儀。

土方跪在桂身前,摸著大腿努力拆彈。
又濕又悶的殘暑,土方開始感到燥熱,汗水開始從髮間流下,室溫中土方不自覺將本來穿在身上的外套掉走、包得整整齊齊的領口拉開。


「蠢材,拆得好慢,我要走了。」

「喂是我的錯嗎!!」




留言

  1. 98h2o | URL | 7yu2AX4I

    因為你跟我的腦電波也跟外星頻道接通上了XD

  2. Kumo | URL | -

    你的脑内和你的外表是地球的两极啊喂

  3. 98h2o | URL | 7yu2AX4I

    內心世界的我才是真的我!

發表留言

(留言:編集・刪除に必要)
(只對管理員顯示)

引用

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
http://98h2o.blog128.fc2.com/tb.php/21-1232062d
この記事への引用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