銀高桂相關超短篇+ 20字文

2010-04-01 17:42

事源早前的20字文,太久沒寫字一邊寫一邊查字典我想死orz



3. Death(死亡)

  沿途盡是死寂,分離割裂破碎的肢體與血肉噴濺堆積似開滿遍地鮮花,腥肆難當自腳邊攀附,桂一手提著刀,一手按著腰間傷口試圖壓迫止血,血從指縫滲出,隨著奔走,點點滴滴,畫著路向。

  現時首要是確認銀時所屬小隊的生死。自己隊上本來殘餘十來人已於方才的小接仗中陣亡,銀時方面的情況務必確認,以便擬定之後的行動。


  或許,焦急的步伐並不單從戰略角度分析。


  小丘之上,坂田銀時孤身一人立足於可能是敵人、亦可能是同伴倒下的身體間,逆著光,刀身邊緣反映血紅,夜中燦爛如煙火。

  血紅映照眼瞳,泛起異樣的光芒。「啊,眼睛本來就是這顏色。」挽個劍花,將污血撥於地上,收刀的白夜叉說:「抹走鮮血,眼睛還是紅色的。」



  桂走上前,緊握銀時的手,感受彼此的抖顫。







11. Fluff(輕鬆)

  繁櫻燦放,微風輕拂,吹落片片落英拭過男子耳邊,然後慢慢歇於巨大白色生物手中杯茶。泛起的水波叫人幾不察覺,以櫻瓣為中心,顫動著,擴散著,再歸於平靜。

  絢爛花雨中,搖動的又再只有迎著暖風的黑色長髮。

  「好寧靜啊,伊麗莎白。」
  『是啊桂先生。』


  轟烈而生,從容而去,武士就當如櫻。以櫻為浴,洗濯的是明鏡心臺。


  「蒿麥涼麵也很好吃。」
  『桂先生不要以為笑著就可以把我的份也吃掉哦。』


  不過的確也有人說過,與其想如何漂亮地死去,不如想如何漂亮地活到最後一刻。


  「伊麗莎白,花瓣掉在你的茶裡了。」
  『桂先生,你頭頂上也有花瓣呢。』


  伸手黏去白色生物茶杯中的花瓣,任由白色生物的白色手臂拂去頭頂花瓣。
  呷一口茶,桂閉起雙眼,輕嘆一聲。

  清茶一盞,蒿麥一碗,輕彈落櫻,人生不過如此。



  「真選組例行檢查!有人報告在這兒見到通緝犯桂小太郎!」

  啊啊……人生不過如此嘛。



  「伊麗莎白,收拾好就要逃嘍。」







14. Hurt/Comfort(傷害/慰藉)

  胸腹際的傷口隱隱作痛,並沒有打擾高杉晉助倚著窗前,漠然從高空俯瞰江戶。

  或許一開始就預見然後莫名地期待著這樣的結局。

  岡田似藏、村田鐵矢,聚集而來的都是燈蛾撲火的自毀者,燃盡後散落。
  墮落前一刻的燈蛾會發出輕輕猶如什麼爆破的聲音,在噗的一聲中,閃爍到最後,帶著不祥的金光,自身上的花俏衣裳飄落孤伶伶放在腳邊的線裝書。


  於是高杉晉助想起故鄉的私塾。
  想起混雜老師、桂、銀時,青草與泥土的青嫩苦澀,令人安心定神的氣味。
  想起老師手持書本,朗聲娓娓教導著。
  想起書與主人瞬間就被火焰吞噬。


  人與書一樣脆弱。


  所以,不輕不重的攻擊僅僅一本老舊線裝書就抵擋住,是心軟,手軟,抑或被和平沖刷得連刀都拿不穩了?

  品嘗染血線裝書的往昔氣味,不自覺就沉醉於半响寧謐。

  那是止痛劑,比天人帶來的麻醉藥靈效得多。


  笑聲如夜梟。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無視20字限制持續補充中。
[ 繼續閲讀 ]